2月7日,记者联系到让史大爷伤心又痛恨的小儿子史三。史三说,关于房产的事,法院一审判给了自己,因为房产证本来就是自己的,当初也是自己出钱买的,跟父亲没关系。至于当年签下的“保证书”,那完全是为了哄父亲高兴,当不得真。关于打姐姐的事,史三说,当时喝多了,不记得怎么动的手,后来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警察来抓自己。这一点他对姐姐很有意见,家务事怎么可以报警呢?现在他处于取保候审期,爱人都不敢让他出门。不见父亲也是因为自己取保候审,怕父亲再生事端,自己担不起,再有一点差错就真进去了。关于赡养父亲的事,史三说,自己肯定管,父亲可以继续住在其房子里。

今年春节返乡,有那么一刻,我也有了和麦克·贝茨类似的感受,程度虽然没那么强烈,却也足够惊讶。2月20日,大年初五,家族亲戚到我家聚餐,客厅里摆了两个桌子,我和表哥、堂哥、姐夫等人喝酒。女性亲属在另一个屋又开了一席——不是不让女性上桌,而是她们不愿挨着一帮大烟枪。忽然,我婶子举着手机从旁边屋出来了,镜头迅速扫过我们每个人的脸庞。她在拍短视频,然后,又熟练地把视频传到了一个热门视频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