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塔尼亚·布鲁格拉看到的那样,“349法案”是古巴政府为了夺回从接入互联网以来,丧失传播控制权的尝试。古巴在去年12月接入3G网络,很多地方有公共Wifi点。通过网络,很多没有经古巴文化部批准的电影就这样进入了古巴。音乐家们也建立了自己的录音棚,通过互联网发行自己的作品。塔尼亚·布鲁格拉认为,“349法案”的施行并不会改变这一点。“人们依然会这样继续搞艺术,即使现在政府对艺术家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他们从革命以来的策略就是:只要你不反对我,你就可以做。然而这个法案却是一个讹诈艺术家的法案,它把艺术家分成好的和坏的。”

第一,现在没有2007年那么好的业绩。2007年是一次结实的实体牛,整个A股的业绩从2006年三季度触底回升,甚至2007年全年业绩增速都稳定在100%以上,背后是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2007年GDP增速还曾创下14.2%的纪录。反观现在,经济增速仍处于确定性的下行周期,这种减速不是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2014-2016年我们用了很大的力度刺激,经济也没有回到7%。2016和2017的业绩也还不错,但主要来自于供给侧改革的涨价红利还有金融宽松带来的资产价格红利,现在这两个红利都在消退。业绩爆雷的故事还没讲完,难道市场已经忘了?